• <optgroup id="wogiq"><u id="wogiq"></u></optgroup>
  • 加入收藏 | English

    青杏文學2022年4月18日之精選文章

    作者: 時間:2022-04-24 點擊數:

    沉浮

    我們大概就是沉浮本身,因為靠得太近,而沒注意到起起落落的潮汐與晃晃悠悠的情緒,甚至沒有察覺到身邊的人是誰,導致那些滿溢出來的情緒沒了歸處。

    孤獨感就是這樣闖進生活的,就像海濱的燈火,通明而靜默地和那個已經燃盡的夏日一起,等待我奔跑而來。回憶是潮濕的,帶著海鹽味的酸澀,是被汗水浸濕的一根根發絲,是大雨過后的一條條白線,是青春的甘露殘留下的一片片水漬,回憶總是用青藍的筆觸輕快地編織無數條交界線。我大概與你有一個約定,可盡管我一人前往,你一人赴約,回憶也只是變成沉浮,在海水里循環往復。對啊,即使本就沒有結果,你仍會離開海水,所以忽遠忽近,所以會再次游離。

    那些匆忙度過的日子里,在失去與得到中反復,紛雜的思緒最后成了生活的一地雞毛。我仍然記得,黃昏時獨自面對的一整片天空,那種堪稱可怕的虛無感猛地把我從空氣中剝離,用著要占據我全部身體的勇氣強迫我融入這片昏黃。也許那個時候的我并沒有發覺得到自己內心的脆弱,壓在各種責任的臂膀下,自身的情感流露便顯得沒有必要。除非有在意的人剛好出現在我身邊,才能讓我那緊閉的屏障有了一絲裂痕。但是,我和那些人就像是海魚,看起來一直相伴相依,實際上,誰都可以先一步離開這片海域。

    看過很多突發事件,有的是文學作品,有的是影視作品,有的是漫畫游戲的劇情。它們都給我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因為那些在無數種巧合下誕生的劇情被安排得如此理所應當。所以我也會思考,為什么生活總是這樣把一些變故展示得如此平淡?

    陪伴你很久的朋友離你遠去,喜歡的零食商店不再販賣,常去的早餐店閉門已久,連津津樂道的經典往事也如煙散去。可能因為我們靠得太近了吧?習慣了和朋友一起走在路上,習慣了夏天的蟬鳴和學校小賣部冰柜里的雪糕,也習慣了和某人相視而笑,所以在不知不覺間,也平淡地習慣了所有的離別,然后又平淡地習慣上新的生活。這一切都太理所應當,好像我17年的時光全都在游離,在不同的時間線里重復無數次相同的事件,也就是說,總有人會離開海水,那個人也總會變成我。

    在搞砸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日子里匍匐前進,支撐自己的原動力只是喜歡的漫畫中不經意的一句臺詞比起已經搞砸的過去,還有大概率會搞砸的未來,更重要的是當下這個不知道會不會搞砸的瞬間。我喜歡這種沒有太大負擔的大道理,因為,既然這種不確定的隨機感是生活給我的,那我就懷著同樣不確定的心態去面對這個瞬息萬變的生活。

    所以是沉浮的,我們和生活都是沉浮的,在世界的滾動軸上順其自然,用生活給我的情緒去面對生活,即使沒有結果,即使再次游離,那也是我原本的自己。

    20級小教(3)班 郭蕊

    東流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有時候真想提筆給你寫這樣的句子,但讀來讀去,找不到如此貼合的心事。

    無關理想,無關未來,更不談現在手中的學業。我此刻沉迷的事情,連安身于世的享樂也算不上,充其量只是毫無意義地接受別人的輸出。

    我枕著瓦爾登湖入眠,但無論如何也睡不著。我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避世情緒,又感到對人間無法愉悅地割舍。猶記得書上說海子之赴死,對世界的和解,我或許也想要同世界默契地和解,所以毫不憐憫他二十五歲倉促結束的生命,理解他寬容離開的心情卻不能做到像他一樣。

    他讀詩、寫發自內心的句子。他看這個世界也不僅僅是看這個世界,海子就像是另一個梭羅,是活在現實里的理想詩人。他一只眼睛看見了春草黃昏,看見愛情親情和偉大的海,另一只眼睛又看見塵世,看見無數人熱切地望向前途。我們確信他愛人間,甚至比大多數人都要愛人間,但沒有更多面朝大海的房子容他細想生命,所以保留愛意地赴死絕不是值得遺憾的事。

    我渴求那樣滿腔的愛意,期待一樣不懷痛苦恐懼地離開。

    人死不過一抔黃土,枉論生前身后如何地坦蕩明亮,葬入土壤終究是小小一盆灰罷了。那些努力的意義,從七歲開始不落后于人的意義,十二年兢兢業業為了大學四年的成長,畢生夢想是再度墮入九九六的意義,我尋不到在哪。人之一生,打落地哇哇大哭起便被灌輸了要成器成才的意識,被逼奔跑的童年,匆忙略過的青春,親身所經歷的打著學不死就往死里學招牌的學生時代,難道我們錯過了這樣多,也就是為了成才工作攢錢成家立業再開啟下一代雷同的教育嗎?肯定不是。

    但在歷史的洪流里,只有寥寥無幾躲開了上帝安排的宿命。大家都逃不過,少年時渴望閃閃發光的情懷,青年時想要光輝萬丈的事業,中年時寄托于成龍成鳳的兒女,老年時回頭一看,才發現活著原不過是買菜洗鍋,燒油熱飯,熱熱鬧鬧地吃頓晚餐再一家人出去散散步而已。活著原本是最簡單的事,活得神采奕奕、有滋有味原是最重要的事,可從年少意氣風發的少年歲月一步步來走著,慢慢地我們都只學會了如何去當一個合格的大人。

    我仔細地詢問自己,在看見別人舞蹈唱歌、且書且畫時,是否會有自慚形穢的情感,是否會覺得自己處處不如人而感到難為情,答案每次都很肯定,是的。

    尤記得思品第一課講的就是悅納自己,而離我第一次在老師跟前聆聽如何悅納自己,已經過了五年。五年的時光并未教會我如何接納自身的不足,接納我靈魂的無數壞習慣,卻早早教會我如何自卑、如何焦慮、如何變得心懷不安。優秀成了我要追逐自己的唯一定義,學習成了獲得肯定的唯一路徑,而文學成了我毫無根據的驕傲源頭。五年前問我最大的愛好是什么,我答讀書,縱然沒有文學的概念,但我知道自己心底偏愛語文,知道自己享受光底下背詩的日子。現在問我最大的愛好是什么,我仍然答讀書,但看不下去經典的著作,也記不了作家虛構的人物的生平,讀書不再是樂于其中的興趣愛好,它變成了我的救贖,一個虛偽之人在海上飄搖,為了維護自尊而緊緊握牢的救贖。

    誠然,命運之舟搖搖晃晃,我們終己一生只是為了尋找能把自己系在舟上的繩子,從生到死,向死而生,都不過是想把自己系在足夠牢固的事物上。家庭、人際、名譽、金錢,哪樣不是緊緊捆綁著我們的束繩呢?可恨人人都想著早點長大,早早考入心儀的大學,早早地遇見合適的人,早早穩定了工作再早早地做了祖父祖母才好,我卻不想早早從滿身活力的少年變作忙于柴米油鹽的物件,仿佛活潑快樂的年紀像年少時掛念過的云霞一樣,飄也似的散掉。離別的日子就像滾滾流過的江水,流過一分淡一分,跑過了無數個歲月想找回一點都不服輸的自己,卻只能看見兒時的背影順著流水搖搖地漫去了。

    想起南唐后主所說的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古今誰人不是說珍惜眼前珍惜現下呢,偏偏沒有人遵循罷了。若要我說,只有李白抵住了仕途不遇的困惑,入仕訪山求仙問道,喝問蒼天捉月而死,浪漫的一生過出了蒼茫云海的味道,我輩縱然沒有太白之才,可擁有一顆仰慕浪漫、追尋浪漫的心才是最難為可貴的事。若是有了來日,江邊飲酒高歌,流水歌聲各不回,楓葉千枝復萬枝,倒才不算埋沒了少年崇光泛彩的所有爛漫。

    愿與君共勉,我們都要好好地,活著。

    19級小教(14)班 上鋪


    草根顏

    前記一定要將他的半生寫入我的文字里。這個念頭存了很久,如今將它諸于行動,戰戰兢兢寫下這淺薄的文字,不知能否將它訴說。

    我姓顏,顏色的顏,是位政治老師。這是他第一堂課簡短的自我介紹。對于他來說,的確不需要任何過多的修飾,他光是站在那里,就足夠讓人印象深刻。

    烏青的胎記覆蓋著他大半張英俊的臉,從下顎潑墨般延伸到發間,雙眼被胎記分離開來,一面清澈發著光芒,一面深邃剖析著人性。夏天的時候,他常常穿著簡單的T,或白或藍,總是透著一股子干凈清爽。天氣寒冷些,高領毛衣和黑色的外套便常伴著他,簡簡單單,從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他教政治很有一套,不像他的穿著那樣簡單死板,上他的課總是趣味橫生,談古今,講中外,論時事,再談生活,談自己。他淺淺談笑的時候,總給我一種他無所不知的錯覺。

    他長得并不書生樣,但溫潤如玉形容他再合適不過了。印象中他從未惱火,嘴角總是帶著淺淺的笑。一次上課,鈴聲響了,班里還是很吵鬧,他沒有說話,只是坐在講臺靜靜看著書,當我們反應過來時,課已經過了一大半,他合上了書,站起來告訴我們那么,我們開始上課吧。

    這樣的老師,在那個時期的我們看來非常難得,我們是又佩服又愛戴,也漸漸親密,談苦惱,談以后,更是無話不說。

    偶然的契機讓我們了解到他成為老師的原因小的時候,他是個差生,經常早早起來爬墻翻進學校,只為了獨占學校里唯一可以玩耍的地方。有一次不幸被優生班的老師逮住,叫了家長,高大的父親第一次在他的面前流露出低聲下氣的一面,老師鄙夷嘲諷的眼神讓他大受刺激。他仍是每天翻墻,但目的卻變成了學習,盡管之后他名列前茅,卻還是選擇留在差班。因為遇到了這樣的老師,大學畢業后,他毅然決然選擇成為老師。

    他將他的故事告訴我們,不知是單純的誰向他發問老師!當老師賺不賺錢呀?他從不逃避我們的問題,那次也一樣,他笑著告訴我們如果你要當老師,那你就要守得住清貧。這與我們預期截然相反的答案,引得我們吁聲一片,哄堂大笑,反駁聲嘈雜,他不說話,也在笑,我看著他笑,卻很悲傷,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家樓下是廣場,說來也巧,偶遇過他幾次。一次是他騎著自行車帶著女兒,正好停車。我對自行車不大了解,不知道是個什么牌子,只知道有點舊,坐墊前裝著一個兒童座位,不大新。還有一次是他一個人坐在廣場的花壇前,斂了笑意,微弓著腰,雙手垂在大腿上,手里撥弄著幾片葉子,紫黃色的,枯脆脆的,大概是在花壇底下撿的。他半張臉藏匿在陰影處,一處平淡,一處晦暗。沒來由的難過讓我想起一句話溫柔久了的人,平靜的時候,一舉一動都是悲哀的氣息。

    聽說他請假去南昌參加人大,我們為此驕傲了很久。他回來的那一天,太陽很大,我們坐在燥熱的教室等著他,當他帶笑走進教室,那道燦爛的光線照射在他烏青色的臉龐上,像是生活親吻了他的傷疤。沐著春光,在我們熱烈的掌聲中,我們夸贊著老師,你太厲害了!他靜靜看著我們,垂頭,而后抬頭一笑,對我們說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草根老師而已。

    最后一次見面就止步于那時,因為他被調走了,我再也沒見過他。后來也遇見了很多不同的老師,可是草根老師的形象始終在我腦海里浮現,揮之不去。

    我想起他講高中的那個片段他選的是理科,卻在最后一年轉選文,他成了他們學校唯一一個考到本科的人。

    我總覺得,冥冥之中,是不是上天在暗示著他去做些什么?我喜歡他的眼睛,有燦爛如煙火的一半,有深邃如清潭的一半,可你一旦注視他,即便是笑著,即便是再柔情地笑著,也歡喜不起來。

    他從不說自己優秀,我也知道他并不是偉人,可悲憫時常在他的眼神中顯露,不知是否因為自己也將為人師表,心中憂慮重重,也時常將他想起,睜眼閉眼間,全都是他的草根模樣。

    20級小教(8)班 朱軼


    聽雨

    聆聽雨聲,滴答滴答的清脆,聽雨的訴頌與吟唱,聽著雨的聲音進入它們的世界,那奇妙的雨的世界。

    看著雨自天墜落,順風而過,劃出一條美麗的弧線,隨后重重地砸到地上,而濺起的水花又揚起小陣塵煙,又被下一陣水花瞬間打落回去。啪嗒啪嗒聲響,我看見路邊的塵土,隨著些許寒的風在空中打著圈兒,最后停在了墻角,了無生氣。好久都沒有下過如此的雨了,收回視線,我輕倚在窗邊細細聆聽著雨的聲音,閉目傾聽著雨的故事。

    漸漸地雨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嘈雜,我整個人仿佛在雨中接受著洗禮,任憑大雨沖刷著我的身體,成了落湯雞。狼狽席卷而來,我逐漸聽不到周圍的聲音,只剩下大雨唰唰,不過最后也歸于平靜了,我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是我對它的第一印象,在這無休止的靜中,我的思緒慢慢散開,慢慢匯聚,慢慢延伸。在這場雨中,我思考著近來的事,煩惱無限擴大,侵擾著思緒,令我心煩不已。生活逐漸被雜事圍繞,好久都沒有認真地做過一件事了,也好久沒有開開心心地品嘗一杯下午茶,品嘗一塊甜點的興致了。我在生活中忙忙碌碌,在學習上苦苦前行,卻遺忘了路上的鮮花與野草。

    人啊,長大了,有了心事,有了苦惱。總是越想越多,越想越煩,越想越亂。社團的活動、策劃的內容、節目的質量、作文的提綱,一切的一切顯得那么豐富又那么忙碌,忙到裝不下任何的別的東西。腦子里裝的早已不是什么風花雪月美景,有的只是被工作充斥得僵硬的頭腦,像個工作的機器,不是在工作,就是去工作的路上。忙碌的你,有多久沒有看過身邊的美景,有多久沒有拿出那讓你珍藏已久的文字了。所有的思緒在此刻被大雨沖刷得干凈,就像突然放下了重負,大腦成了空白,從來都沒有如此輕松愉悅過。

    風后面是風,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還是道路。輕柔的雨絲,慢慢拂過我的臉龐,吻過我的耳朵,悄悄告訴我這一句話。人生一樣要過的,或煩惱纏身,或歡喜常在,我靜靜地聽雨,聽著它告訴我,道路還長,無關風雨,有關于你。做自己愿意做的事,適度工作,適度玩樂,適度聽雨。

    雨是輕靈的,似古箏,清脆且韻味十足,是世上最繁復難解的音樂,讓人從心底溢出不盡的情意。它亦是一可愛的精靈作曲家,是一出現就給人以震撼,以驚奇,聽著它為你編排的歌曲,聽著那無痕的雨滴滴入水潭,聽著波紋回蕩,每次演奏都是一年蓄力的精心安排,每一次都是于心靈的釋放。

    21級學大(4)班 李婧雯


    江南憶

    最是江南多柔情,憶江南,春老夕陽前。

    ——題記

    從前,每到夏日的傍晚,我總是喜歡出去走走,喊上姐姐一起,去散散白日里的煩躁,或是夏夜里,就著點點星光,聽一聽蟬鳴,剛好也靜一靜自己的心緒。往往月色撩人,亦同九州一色的霜,舉頭可望明月,低頭思緒又起。果然愈是寧靜的時候,心底懷念的種子就種得越深。以至于,后來每每想起,就會不禁感慨,時光漸老,我們不再,阡陌荏苒,光陰似箭。燈紅酒綠的車水馬龍永遠比不上這散步時的愜意,更讓我感到歡喜。

    家鄉是細水杏花的江南,江南的六月是少雨的,于是我也沒有機會見一見詩里面撐油紙傘的雨巷,江南的三月也沒有多少花,我也無處可尋花海,細數花名。我眼中的江南的四季始終都是帶綠的,有藏不住的山水氣。有松的翠綠常在,還有竹的青綠不減,更有空谷之幽蘭、君子之菊,以及那凈植不染的蓮花。這些都曾有人陪我共賞過,只是在大家都各奔東西后,就獨留風景和風了。但縱使春不曉,我依然會沉醉于這江南郁郁朦朦的秋雨里,連綿不絕,柔情似水。我又想起詩里說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大抵江南的秋是為了給斷腸人的一些慰藉吧。

    在我所有的記憶里,江南的夕陽極美,大有一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慨。原先在這樣一個江南的落日里,會有兩個小小的身影緩緩踏上石橋。時光可真殘忍,它磨平了刺傷的悲傷,也磨平了熱烈的歡喜,也磨平了忘不了的過往。在這落日的余暉里,一切都是淺淺的暖調,像極了泛黃的照片和紙張,暮色蒼蒼,斜暉脈脈,有風在耳邊低語,撩起我耳邊的碎發,隱隱的花香在鼻尖縈繞,那是來自于一種不知名的藍色小花,像是不經意間灑落的星光點點,卻開出了滿眼的燦爛。

    河上的石橋,早已枯藤遍地,石紋斑斑,我們會輕輕踏上這石橋,像是不想驚動世俗一般。我的話同風說,風代替我同你說,石橋可能習慣了聽故事,所以默默不語,流水同橋悄悄地說著,橋聽著。這樣的畫面也只停留在此刻,再沒有過。之后我總是懷念,只可惜啊,都回不去了。可能思念都住在遠方吧,所以我們才一眼望不穿。后來門口那秋天的桂花再開,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少年們都背上了行囊遠航,離別是未折柳的回答。

    終究是回不去的逝水流年,再見不來的舊江南。

    20級學大(3)班 古巳琦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熱線:0796-8263702,郵箱:jasfzjc@126.com

    版權所有:吉安師范學校

    贛ICP備18011569號-1

    护士的诱与惑波多野结衣 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 99在线精品动漫一区二区三区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 国产免费av网站在线观看 日本免费a级毛一片
  • <optgroup id="wogiq"><u id="wogiq"></u></optgroup>